首页 电影 电视 动漫电影 综艺 资讯

武侠片断代了?贾樟柯尔东升等回顾武侠黄金年代

  • 徐克 贾樟柯 武侠片  

自1928年《火烧红莲寺》在上海首映以来,中国武侠片已走过近百年征途。作为中国特有些作品种类,武侠片成为中国影视剧作的一张金字招牌。百年风云变迁,近年来,中国武侠片却好像遭遇了困局,武侠片式微、武侠片断代等讨论层出不穷,大家喟叹侠客远去,何来江湖,对于中国武侠片的叩问也更加强烈。

武侠片断代了?贾樟柯尔东升等回顾武侠黄金年代

为什么会这样?武侠片还能超越前人吗?胡金铨、张彻、楚原等前辈怎么样影响了一代代电影人?武侠精神怎么样传承与革新?

近日,新浪潮平台在京举行,本次平台主题为《胡金铨、张彻、楚原的武侠新世纪》,导演徐克、许鞍华、尔冬升、贾樟柯与主持人魏君子现场连线,追忆三位武侠片大师和武侠黄金年代,八零后动作演员谢苗、八零后动作导演秦鹏飞、九零后编剧导演杨秉佳等新生代武侠力量现场讲述武侠精神的传承与革新。

三位武侠片大师影响代代电影人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胡金铨、张彻以国语片《大醉侠》、《独臂刀》等开启武侠新世纪,造就了武侠的黄金年代。其后,楚原以《流星蝴蝶剑》、《楚留香》、《三少爷的剑》一系列改编自古龙小说的奇情武侠,为武侠片成为市场主流片种再添旺火。回望胡金铨、张彻、楚原这三位华人武侠电影开山立派的一代宗师,他们引领的武侠时尚对后来的电影人影响至深。

谈到三位大师,徐克导演在平台中直言:大家都被这类导演震惊过不少次,完全改革了你对电影的看法。他们真的是以电影手法让观众体验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当时不少人被他们影响对电影产生非常强烈的兴趣,原来电影真的是会改变大家不少人,无论内在的情绪,对这个世界的怎么看。

徐克导演现场还推荐了一个等太阳的故事:当年胡导在台湾拍《龙门客栈》,有一个外景要爬很长时间的山,而且不少地方没路。他身体不好,拿着拐杖走路,是被背上去的。在山顶的大石头上,我问胡导你在等什么,他说等太阳。大家那个时候拍电影本钱比较低,胡导说等太阳,让我一下回到电影世界里非常重要的一个追求。我记得黑泽明说过‘等云来’,胡导‘等太阳’,那时候的导演有不少自己坚持的原则。

作为中国电影的特有种类,武侠片也深刻地影响了贾樟柯导演。他的多部作品都曾借鉴武侠片的精神和叙事:我借鉴最多的是《三峡好人》,两个主人公千里闯江湖,他们从山西到了三峡,他们有一个一同的动作就是探寻,武侠片是寻仇、躲避、或者报仇。我的电影中他们是解决爱的问题。千里而行这个动作便是源自武侠片的。我拍《江湖儿女》的时候,其实没真的拍过武侠片,但内在叙事结构是深受武侠片前辈导演的影响和启发。

许鞍华导演则推荐了她和胡金铨、张彻导演的相处旧事,胡金铨导演就仿佛是从神话里头的人物到平时日常,没什么隔阂。我见到张彻导演是1978年,我跑到片场里头找他借狄龙拍廉政公署的电视。他当然是拒绝了,这是我首次见他。许鞍华导演也说到了她心目中二人电影有什么区别:他们两个仿佛是一南一北,有点相反的,张彻导演比较粗犷和男士热血。胡金铨导演是有点古典跟冷冷的感觉。对于楚原导演她的感受是亲切:那时候他已经是大导演,有一天莫名其妙叫人打电话叫我去吃饭,然后很谦虚地问,你在意不在意我去拍《胡越的故事》的续集,由于我非常喜欢那个戏。

曾出演楚原电影《三少爷的剑》,后又重新执导《三少爷的剑》,尔东升导演与武侠片和楚原导演的缘分不可谓不深。谈到与楚原导演的合作,尔东升导演觉得自己得益良多:我作为局中人,当时没太剖析他的导演手法,我那时候是演员角度。近些年我和年青导演合作,我发现我说出的不少话、不少理论,其实是受他影响。他对我最大的影响是他跟我说,假如你要做导演,你要去看剪辑, 在这个过程里你才了解原来演的东西剪出来是如此。这对我目前当导演是很大的帮忙。

武侠片的中国情怀和传统应被汲取继承

2007年,在一次楚原导演的过生日家宴上,魏君子以影迷身份参加,他问楚原导演你拍的这类武侠片,都用国语,你遗憾吗?楚原导演说不会,武侠片国语念起来更有味道。 金庸曾以郭靖之口,用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八个字讲解了武侠精神,而中国人自古有武侠情怀,由于武侠里有快意恩仇,有大仁大义,有忠孝礼智信。

徐克导演谈到了这种中国情怀的形成。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电影因为本钱技术等原因一直没办法与西方及日本电影角逐,一直到张彻、胡金铨导演打开了新路,比较强烈的中国民间英雄形象,形成新的武侠片种出来,让华语电影终于用武侠文化找到了我们的地方。

当时大家都感觉,大家终于有一个文化可以非常强势的在市场里面跟别的电影对比。徐克导演说道:到《独臂刀》,不但有武侠文化,还有时尚元素,感觉非常年青化,加上电影用中文讲台词,庞大的年代感就出来了。胡金铨导演则是把整个朝代和历史的巨大背景搬出来,让他的武侠电影里有非常强烈的中国情怀。那个年代的中国香港青年也对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根源有非常深厚、非常强烈的情怀。

贾樟柯导演强调:中国的武侠电影和小说有不容忽略的传统,它们所反应的都是当下的现实,这一点应该被大家吸取跟继承,由于透过武侠的世界,大家所讲的义,所讲的传统的伦理,都指向于公平、公正。

尔东升导演也表示:武侠片假如可以保留一些文化的东西在里面,我感觉,一部再如何差的电影,在50年、80、100年之后,它的意义就会显现,由于它在不经意状况下把一些文化,一些画面,一些景象,甚至整个历史留下。

后浪聊武侠精神的传承与革新

近年来,常有人说武侠片没落了,武侠创作式微、佳作甚少、革新不多,票房市场口碑均不复当年可观。在2016年公布的《中国电影产业研究报告》中,关于中国电影观众种类偏好的调查显示,观众对武侠片的喜欢只占2.2%,在列出的种类片中居倒数第二。

尔东升导演在谈起当年邵氏的没落时觉得:整个邵氏的没落,除去经营方法以外,也是由于青黄不接,没新一代的导演和创作人进来,公司老化没完全新意。面对新浪潮的改朝换代,它的没落是飞快的,两年之间基本上就垮掉了。

武侠片历程了近百年的沉淀,需要一代代创作者不断努力,也需要更多的武侠新力量去传承。即便武侠片黄金年代已不再,但武侠精神永存,大家依旧期待神形兼备的武侠影视,依旧有人在不断为武侠片探寻新题材与新出路。

最近上映的电影《目空一切》主演谢苗表示,他会从经典武侠作品中汲取养分,此次扮演盲侠,就从张彻导演的《残缺》中郭追一角的演绎中借鉴了经验,在拍《目空一切》的时候,普通的人打四招、三招、五招已经足够,我能打到十招以上,让镜头看着比较长。这也是向张彻等前辈们学习的东西。

《目空一切》的导演杨秉佳谈起我们的武侠片启蒙:《龙门客栈》里胡金铨导演把人放到山水之间,他重视写意,但戏剧的张力特别足。目前好多戏不少地方做的特别周全,特别完美,恰恰少了这种神韵。徐克导演拍《新龙门客栈》重视人,江湖儿女爱恨情仇,我特别喜欢他的人物,到目前我还在学里面的人物。《龙门客栈》目前眼光看有点像艺术片,《新龙门客栈》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种类片,这是两类导演不同年代的不同表达、传承、革新。

《目空一切》动作导演秦鹏飞感叹,目前真的做武侠电影的人愈加少了:大家期望武侠越做越好,期望可以让更多的观众喜欢上武侠电影。杨秉佳也表示能让更多的观众对武侠产生兴趣,这就是大家将来的一个小步。

谢苗觉得,武侠精神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真:我可以允许这个戏拍的不好看,可以允许它有各种问题,但第一不可以假,还是要把真诚给观众。我感觉先做真,期望它又真又好。

热播电影